愛尚小說 > 科幻灵异 > 完蛋!我被合歡宗妖女包圍了 > 第216章 通神宗,大離狀況

第216章 通神宗,大離狀況

他媽的,這八域的土著把林師弟給殺了?

一片滾燙的血液濺在于都玄掉在地面的腦袋上,使得他視線模糊,腦子嗡嗡作響。

林語驚雖說跟他師出同門。

可對方乃是師尊之子,一身法寶符箓不知凡幾,還不打不過一個八域土著?

尤其是那張片刻長生符箓,放在上界也是難得的寶貝,竟在下界,他們認為的野蠻之地失去了效果。

之前要去往八域為林語驚二人找女娃和婦女的幾位修士也都愣在原地,戰戰兢兢地看著宋霆。

真是狠人啊!

那可是合體修士都恭恭敬敬的上仙,說殺就殺了?

而且在那金光之下還能施法!

“你......”

于都玄正要說話,卻見一張鞋底越來越大,踩在他的頭顱上。

蓬一聲,頭顱化為血霧,愣是讓這位通神宗弟子第二字都沒蹦出來。

“好東西,先收起來。”

宋霆看向林語驚斷手旁邊的片刻長生符,細細打量了一番,收入儲物袋中。

【渡劫·片刻長生符(破碎不堪,只能使用一次),此符箓可展開一個方圓千丈的金光領域,可短暫地加速光陰或凝滯時空......】

收起符箓之后,宋霆又將兩人的儲物袋收了起來,略微探查了一番。

林語驚儲物袋中的東西明顯比于都玄儲物袋中的東西更多更好。

有些東西,宋霆從來沒見過,只得一一鑒定。

“你們幾個,收拾一下島嶼,將死去的人全部安葬好。”他側首吩咐一句后,又問道:“島內還有其他上界的人嗎?”

“沒,沒有了,就他們倆。”之前被石傀抱住的修士語無倫次,不敢抬眼看宋霆。

他之前還阻擋對方來瀛洲。

現在看來,之前真是找死啊。

另外幾人紛紛下跪,對宋霆歌功頌德。

“多謝前輩出手相助,為瀛洲島除害!”

“實在是太謝謝前輩了,若不是前輩此番前來,瀛洲島還不知道要遭受多大的罪啊!”

“前輩若無身份,不如就當了這瀛洲島的島主吧?”

眼下瀛洲島六神無主,由宋霆這位誅殺了兩位大惡人的前輩修士擔任島主,是個不錯的想法。

“再說。”

宋霆應付了一聲,道:“你們先將島內死去的人安葬好便是,我過些日子再回來。”

說完,他拍了拍腰間的清風乘云牌,化為一縷清風向離域飛去。

通神宗的兩位修士死了,煉劍之事就沒有什么阻礙了。

......

上界,通神大陸,通神宗。

宗內一座十三層的通天古樸高塔內,共有幾千余座等人泥塑雕像擺放在內塔壁面之中。

此時,高塔第一層內,一座泥塑的雕像皸裂開來,從中顯露出一位未穿衣服,滿臉茫然的青年。

青年揉了揉腦袋,邁腿踏在地面上,極力想思索什么事情,有一些東西卻怎么也沒想起來。

他剛剛死了。

而且是在他眼中為一群螻蟻的下界人手中死了。

至于殺死他的人,實在是想不清楚了,記憶之中殺他人的臉很模糊,無法辨別出來。

“還好我父親為我在涅槃塔中做了一尊次命身,要不然我就跟于師兄一樣,真正屈辱地死在了下界。”

林語驚嘆了一口氣,走出涅槃塔,隨意找了一位普通弟子,將他扒光衣服后自己穿上。

“你,你欺人太甚!”

那位弟子既不敢怒,也不敢言,只能任由對方搶走身上衣物。

“欺人太甚又如何,家父林玄光!”

瞪了一眼光溜溜的同門弟子后,林語驚口中念咒,駕起一團云霧朝通神宗核心地區走去。

“原來那就是林語驚啊,難怪那么囂張。”

“可不是嘛,人家筑基的時候,就在涅槃塔中立了個次命身,有些人修成化神,都沒能在涅槃塔立次命身啊。”

“這就是命啊,誰叫他有個渡劫期的父親,而且還是位能煉制仙符的父親。”

眾人同情地看一眼被扒光衣服的弟子,唏噓了好一陣子。

林語驚在整個通神大陸都有小霸王的稱號。

同樣出身的人沒他驕橫跋扈,跟他一樣惡霸的人又沒他那樣的出身。

“死了?”

林玄光望向跪在地面上的獨子,內心不知作何感想。

從涅槃塔內次命身碎開的那一刻起,他便知道林語驚在下界遭遇了不測。

不過他怎么也想不通。

擁有片刻長生符的兒子,是怎么能在下界玩死自己的?

這就好比一只猛虎去往羊群,卻被羊群殺了一樣的離譜。

“你有片刻長生符,是如何死的?”他只好親自詢問獨子。

林語驚滿臉恨意道:“殺兒子的人,不知修煉了什么功法,極為怪異!”

“又是眨眼劍光,又是能克制片刻長生符的五色小人!”

“爹,你可要為兒子報仇啊!”

說著說著,他臉上突然流起了眼淚,拖著兩只跪著的腿向前挪動,一副凄慘無比的樣子。

林玄光皺眉,哼了一聲,將林語驚掀翻在地:“收起你那副假惺惺的樣子!”

“是為父太驕縱你了!”

“本來是想讓你去下界看看人生百態,想你修出一顆紅塵心。”

“沒想到你下去半個月都沒到,便隕命在下界。”

訓斥了一番林語驚后,林玄光還是問道:“殺你之人,什么樣貌?”

“兒子記不清了,記憶里一片模糊。”林語驚唯唯諾諾道。

“哦?”

這回換林玄光驚疑了,他道:“是他殺你的時候遮蔽了面目,還是你死后回憶不起來?”

“是兒子死后回憶不起來。”

“......”

林玄光沉默了一瞬,道:“那倒奇怪了,有人為他遮蔽了天機?”

“可下界之人誰有那么大的本領,是他自己?”

“又或者他身上有一份很強的因果?”

“此事你不必管了,罰你在我洞府中面壁十年,讓你好好沉淀一番。”

“啊?父親,這就不必了吧?”

“嗯?難不成你還有次命身可以去送死嗎?”

涅槃塔中的次命身一生只能用一次,用掉之后,空出來的位置便會遭受瘋搶。

————

與此同時,宋霆正急速前往大離圣朝方向。

“太慢了。”

“清風乘云牌雖說能日行萬里,可一去一回,還是要耗費很長的時間啊。”

身化清風的宋霆吐槽了一句。

怎么八域就沒個什么傳送陣之類的東西?

單純用人力或者物力來跑,也太浪費時間了。

半個多月后,宋霆成功抵達大離京城。

此刻的京城他已是近兩年未見,繁華依舊,但總感覺內部一片死氣沉沉的樣子。

“是出什么事了?”

他稍微思忖了一下,先去找好久未見的小清婉問問情況,順便好好敘敘感情。

不知她近況如何,修為是否精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