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 > 美文同人 > 妻妾同娶:重生后我當場改嫁渣男他爹戰閻林怡琬 > 第229章 死路

第229章 死路

容不得她想明白呢,李德路就趕緊把盛安帝攙扶下來。

此時的他,膚色一片粉白,別提多水嫩了。

外面大火已經熊熊燃燒起來,逼得林太醫等人紛紛后退。

盛安帝凌冽的雙眸瞇起,他咬牙說道:“蕭肆這狗賊,是半點都不給朕留活路啊,既然闖不進來,就把朕給燒成灰燼!”

林怡琬催促:“皇上,你剛剛不是說要帶我們離開嗎?你是不是還留有后路?”

盛安帝轉頭看了她一眼:“還是侯夫人聰明,朕是這皇宮的主人,自然得準備幾條后路!”

他忍著灼熱快步走到內室,直接轉開一個巨大的瓷瓶。

狹長的甬道出現在林怡琬眼前,讓她精神一震。

她驚喜詢問:“這甬道通向哪里?”

盛安帝幽幽開口:“皇后宮中,現在最安全的地方!”

林怡琬直接攙扶著林太醫往里面走:“那還猶豫什么,趕緊走,再待下去,就得變烤肉了!”

眾人全都踏進甬道之后,李德路又將機關恢復原樣。

幾乎是他們剛剛下去,上頭就傳來一聲巨響。

不用說,肯定是大殿被燒塌陷了。

此時外面的蕭肆面上滿是得意之色,他冷笑道:“皇兄,這一遭,你終究還是斗不過我,以后這天下就是我的了!”

他再沒遲疑,轉身就往皇后的宮中快步走去。

他要給皇后報喪,讓皇后將皇上的死訊昭告天下!

他來到未央宮的時候,就看到外面圍滿了鐵甲軍。

他伸手用力掐了自己一把,將眼淚生生給逼了出來。

他悲戚嗚咽:“勞煩李將軍前去給皇后通秉一聲,皇上他被大火給活活燒成灰燼了啊!”

李友德面色驟變,他早就知道晚上宮里不太平。

但是他得了皇上的死命令,哪怕天塌下來,也不許他離開皇后的未央宮。

所以他就只能耐著性子等著!

卻沒料到,竟是等來了皇上的死訊。

怎么可能?

他再沒遲疑,轉身就朝著內殿快步跑去。

等他連滾帶爬的到了內殿,就看到皇上正四平八穩的坐在椅子上喝茶呢。

他登時愣住:“皇上,你沒被燒死?”

盛安帝不滿瞪他一眼:“會不會說話?”

李友德連忙跪地告罪:“皇上,蕭肆在外頭哭你被燒成灰燼了,末將還以為是真的,末將知錯,還請皇上饒恕!”

盛安帝冷哼:“他個亂臣賊子,巴不得朕死了,他好上位!”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就聽到外頭有人呼喊:“李將軍,你快去看看,戰義候帶人跟蕭肆打起來了!”

林怡琬一聽說戰閻到了,就急忙起身往外跑。

盛安帝也待不住了,他也跟在后頭追。

李德路就踹李友德:“哎吆,我的李將軍,你還愣著干什么?趕緊護駕,護駕啊!”

眾人浩浩蕩蕩的往門口奔去,就看到不遠處兩方勢力劍拔弩張。

林怡琬率先就看到了戰閻,只見他藍色的錦袍已經染滿鮮血,除了那張俊俏的臉沒有受傷之外,其他到處都是深可見骨的血口子。

他背后跟著同樣傷痕累累的阿紫,以及還有林然剩下的那些大理寺侍衛。

他們也是受傷嚴重,哪怕站在那里,身上的鮮血還不斷的往下滴落。

蕭肆滿臉狠辣,他此時還沒看到盛安帝出現,他咬牙怒斥:“逆賊戰閻,我皇兄已經被燒成灰燼,本王就將是盛朝新帝,你怎敢以下犯上,你好大的狗膽!”

戰閻毫不猶豫打斷:“你才是逆賊,私自在黑林山屯兵,并圈養血衛十二人,你蕭肆,早就有心造反!”

蕭肆忽地仰頭大笑:“是啊,我就是想要造反那又怎樣?皇上現在已經死了,我是蕭家皇室唯一的繼承人!”

他轉頭看向眾人:“你們都聽好了,誰要是拿下戰閻的項上人頭,我這個新帝,就會封他為當朝護國公!”

話音落下,現場一片靜寂。

戰閻嘲諷的瞇起眼睛:“想不到,本候的人頭還這么有價值呢?”

蕭肆面色青白難看,他沒想到,自己都用這么優厚的條件誘,惑了,竟然還沒有人動手。

護國公,那可是一等公位!

他眼底閃過凜冽殺意,迅速拔下一名侍衛的長劍道:“既然你們不動手,那么我蕭肆就親自動手!”

他再沒遲疑,直接朝著戰閻用力刺了下去。

“噗!”一支羽箭突然射穿了他的肩胛骨,讓他手中的長劍陡然掉落在地上。

他無法置信的回頭查看:“是誰?是誰敢用箭射我?”

盛安帝提著一把戰弓走出來道:“是朕!”

蕭肆滿臉震驚,一股子憤怒幾乎是沖翻了他的天靈蓋。

他一邊往外吐血,一邊質問:“你不是被燒死了嗎?你是怎么逃出來的?”

盛安帝不答反問:“蕭肆,你可認得這把戰弓?”

蕭肆定睛細看,他當然認得,那是先帝慣常使用的。

他抬手擦了擦嘴角的鮮血道:“父皇在天有靈,也會埋怨你殘殺親弟!”

盛安帝冷笑一聲:“難道不是你意圖謀反,火燒親兄嗎?朕親眼看到你命人放火啊,蕭肆!”

蕭肆跪在地上否認:“皇兄,你誤會了,我沒有,我怎么會要將你燒成灰燼呢,你聽錯了,你定然是聽錯了!”

盛安帝伸手指向幾名太醫:“朕聽錯,他們也能聽錯?他們還親眼看到你派人去拿柴火,抬火油,蕭肆,證據確鑿,你無法抵賴的!”

蕭肆跪在地上,眼底染起凜冽恨意。

他怎么都沒有想到,盛安帝竟然還能逃出火場?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不對,還有他身上的劇毒,神見愁是如何解的?

不是說這世上根本就沒有解藥?

就在他神色掙扎的時候,盛安帝卻已經大聲說道:“朕曾經向先帝許諾,定然要愛護幼弟,只可惜他妄圖殺兄,朕就只能用先帝的這把戰弓,處置了他!”

蕭肆嚇得肝膽俱裂,他用力搖頭:“皇兄,你不能這么做,你不能殺我!”

盛安帝大步向前,氣勢凜然的彎弓搭箭。

他厲聲怒喝:“這第一箭,射你不忠,私自屯兵黑林山,該殺!”

“噗!”羽箭飛出,正中蕭肆的左臂。

“啊!”他慘叫一聲,滿臉淚水的撲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