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 > 美文同人 > 狂仙出獄 > 第173章 選錯了對手

第173章 選錯了對手

既然你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吳醫生臉上掛著冷笑,看著對手的目光,就像是在盯著一個死人了。

不光是陳凡,在他拿出底牌的這一刻,他自信在場的每個人,今天都難逃一死!

然而他還沒得意太久,就只見陳凡虛空一抓,那道黑影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在了半空中。

楚極等人這才看清黑影的本來面目,瞬間感覺不寒而栗。

膽子最小的楚靜,甚至嚇得腿都軟了。

那是一只長相酷似天牛,卻有成年人拳頭大小的黑色甲蟲,嘴部吐露的牙齒像是兩把鐮刀,頭部兩側猩紅的眼睛閃爍著嗜血的光芒。

被困在半空的它,正在瘋狂的掙扎著,嘴里不停吐出墨綠色的毒液,只可惜都被空氣墻擋住了。

但即便如此,楚極等人也一點兒不會懷疑這只毒蟲的戰斗力。

這也就是遇到的對手是陳凡,換做別人怕是不被咬死,也被毒死了。

哪怕是見多識廣的楚極,征戰沙場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鬼東西。

而這時,吳醫生慌了。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的殺手锏竟然對陳凡造成不了絲毫的威脅。

“這怎么可能?我的血毒天牛輕而易舉殺死過四名宗師,你這臭小子難不成還能比宗師都強!?”吳醫生看著陳凡年輕的面孔,像是見了鬼一樣。

但事實擺在眼里,陳凡就是比他想象中強的不止一個檔次!

“你們這些苗疆的蠱術師,養的這些害人的鬼東西還真挺厲害,只可惜你這次選錯了對手。”

此話一出,楚極等人這才恍然大悟,對方根本不是什么土郎中,而是神秘的苗疆蠱術師。

怪不得陳凡說楚極母親不是生病,原來是被人下蠱了!

砰!

陳凡說話之時,虛空一握,直接將血毒天牛捏爆了!

黑色的尸體摻雜著黃色、綠色的毒血從空中落下,吳醫生看著自己苦心培養多年的毒蟲被秒殺,頓時臉色慘白。

“告訴我噬魂蠱蟲被藏在了樹下哪里?如果你乖乖配合,或許我可以考慮饒你一命。”陳凡說道。

“我說了你真的能饒我?”蠱術師問道。

看到他有些猶豫,楚極馬上開口道:“只要你配合,我可以保證你不死。”

“你是誰?我憑什么相信你?”蠱術師警惕地盯著楚極問道。

“你看不到我們總指揮身上的官銜嗎?”葉冷心說道。

結果,蠱術師搖了搖頭,表示自己看不懂。

蠱術師天天以毒為伴,對于外界的東西接觸的很少。

葉冷心很無語,介紹道:“聽好了,這位是我們江南戰區的總指揮!他既然保證饒你不死,那就一定會做到的,當然有個前提是你好好配合,現在被你下蠱的是我們總指揮的母親,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嗎?”

蠱術師得知楚極的身份后,嚇得臉色鐵青,他沒想到自己竟然踢到這么一塊鐵板,也真是夠倒霉的。

作為江南戰區總指揮,身邊有陳凡這樣的能人異士,自然也不稀奇了。

“楚總指揮息怒,是我有眼不識泰山,如果我知道她是您母親,借我一萬個膽子,我也不敢對她老人家下蠱啊……”蠱術師嚇得跪地求饒。

面對一方統帥,區區一個蠱術師哪敢在對方面前放肆。

“廢話少說,立刻按照陳神醫說的做,把你藏得那只毒蟲的位置說出來!”楚極冷著臉說道。

“是。”蠱術師回身看著大樹確定了一下,然后指著一個位置道:“應該就在這里。”

陳凡剛才故意在地上挖的幾個坑,距離目標位置并不算遠。

所以蠱術師來了之后,一時間并不能確定自己藏著的噬魂蠱蟲,是不是真被楚靜口中那幫淘氣的孩子帶走了。

但現在,他確定東西還在。

葉冷心馬上拿起鐵鍬,動手挖了起來,果不其然在挖掘了不到一尺的深度后,發現了一個密封的鐵盒。

當她小心翼翼將鐵盒拿出來的時候,感覺里面有東西動了一下。

強如葉冷心這樣的女中豪杰都嚇了一跳,差點兒脫手將鐵盒摔在地上。

她不知道陳凡口中的噬魂蠱蟲具體可怕在哪里,但光聽名字就夠瘆人了。

陳凡看葉冷心緊張的不得了,伸手一把將鐵盒拿在了自己手里,他仔細確認了一下沒有問題,對著楚極點點頭:“我要找的就是它了。”

楚極長舒一口氣,他雖然對于蠱術了解的不多,但也聽說過如果被人下蠱了,只要及時找到下蠱之人和蠱蟲就好辦了。

“楚總指揮,我已經把該做的都做了,現在我是不是可以走了?”蠱術師緊張地問道。

楚極還沒來得及回答,陳凡沖著蠱術師伸出一根手指,一道真氣瞬間貫穿蠱術師眉心,氣絕而亡。

“我剛才只說考慮饒你一命而已。”陳凡對著死不瞑目的蠱術師尸體解釋了一句。

楚極一陣愣神,他也不想放過蠱術師,還在考慮的時候,陳凡就已經動手了,果斷至極。

看著陳凡殺人后淡然自若的神情,哪怕是身為江南戰區總指揮的楚極都不禁背后發涼。

窺一斑可知全豹!

楚極能想象的到,那些惹到陳凡的人會是怎樣的下場。

陳凡解決了蠱術師后,這次對楚極等人解釋道:“這個蠱術師實力很強!一般的蠱術師下蠱都要想辦法讓蠱蟲進入目標體內,而他卻能將這只噬魂蠱蟲埋在樹下,再以這棵樹為媒介吸食目標靈魂。”

“這樣高明的手段,如果不是我以前曾和一名厲害的蠱術師交手過,說不定一時半會還看不出來呢。”

“你們站在我這里抬頭仔細看,那些樹枝是不是形狀像一只鬼爪,在朝著房間的方向招手?”

聽了陳凡的話,楚極等人抬頭一看,果然和他說的一模一樣。

“從前我怎么沒發現這樹長成了這個樣子,太不吉利了。”楚靜疑惑地說道。

“這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這名蠱術師所為,他用這棵樹代替招魂幡!”

“人們常說蠱術是巫術的一種,其實不對,準確來說蠱術的盡頭才是巫術!”

“這名蠱術師已經有了成為巫師的潛力,不早點兒殺了他,還不知道以后會有多少人慘死在他手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