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 > 美文同人 > 狂仙出獄 > 第171章 孫淼,自大的像個小丑

第171章 孫淼,自大的像個小丑

你說什么?這不是病?”孫淼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不禁開口確認道。

“沒錯,她得的的確不是病。”陳凡肯定地說道。

可不等他解釋,孫淼就已經忍不住開噴了。

“你簡直是一派胡言!別以為你功夫略勝高先生一籌就有資格在任何領域說三道四了,我是打不過你,但要說醫術,你還不配跟我比!”孫淼一臉傲嬌地說道。

“隨便你怎么認為,但我沒在這里跟你比醫術,因為她又不是得病。”陳凡堅持己見。

“呵呵。”孫淼笑了,眼神中滿是不屑之色,“我知道,你是因為醫術不如我,怕在這里原形畢露,才找的借口而已。”

陳凡:“???”

這種人還真是自信的離譜啊。

果然是生活越好的人越容易有優越感,無論是眼前的孫淼還是高遠,作為帝都人的他們,看著別人的眼神都會不自覺充滿輕蔑。

而如果有人像陳凡一樣質疑他們,更是不可饒恕。

“孫神醫,您先別急,聽聽陳神醫怎么說。”葉冷心提議道。

葉冷心是很清楚陳凡的醫術有多厲害的,既然他這么說,那肯定是有依據的。

可,孫淼認定陳凡是心虛才這么說的,所以他對于其他人的話,當然是一句都聽不進去。

潛意識就認為對方是故意向著陳凡。

“小女娃,這里還沒你說話的份!我知道你是看重這小子的實力,想讓他輔佐你更上一層樓,但你聽我一句勸,以后還是離他遠點兒好,他得罪了高先生,將來在龍國勢必沒有立足之地!”孫淼睥睨著葉冷心,警告道。

葉冷心眉頭緊皺,她還是不知道這個高先生到底是什么來頭。

眼見孫淼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葉冷心也不禁在心里打鼓。

孫淼一看葉冷心被自己嚇住了,表情甚是得意,他再次看向陳凡道:“醫術不精就別在這里搗亂了,省的讓人看你笑話。”

“呵呵,你就這么有信心能靠自己的辦法讓她醒過來?”陳凡笑著問道。

“如果我都做不到,那你就更做不到了,剛才我都用過扁鵲神針術了,現在老夫人已經在恢復,只需要聽我的再喝一碗黃芪防風湯,保證百病皆消。”孫淼自信道。

“黃芪防風湯。”陳凡思考片刻,點點頭,“這藥倒是對老人家身體無害,你想試試也可以,只不過是多浪費點兒時間罷了。”

“你少在這里危言聳聽!有本事我們來打個賭,如果按我的辦法治不好老夫人,我孫淼從此不再行醫,如果我治好了,你自廢武功!敢賭嗎?”孫淼挑釁地看著陳凡說道。

聽到他所說的賭局,楚極和葉冷心直皺眉。

這明顯太不公平了!

陳凡剛才那一戰展現出的實力,至少也是武侯級別!

這樣的實力放眼整個龍國,都算是一流高手了。

而且陳凡還這么年輕,前途不可限量。

反觀孫淼年事已高,再加上名氣大,出診費高,本就很少親自治病救人了。

所以,孫淼就算是輸了,影響也沒多大。

面對這么不公平的賭局,任何一個人站在陳凡的立場上,都不可能答應。

因為這根本就是個圈套!

然而,令楚極和葉冷心意外的是,陳凡聽完孫淼的話,竟然同意了。

“好啊,就按你說的辦,看來我今天勢必要給你們這些帝都來的人,好好上一課才行。”陳凡雙臂環胸,淡淡說道。

“哈哈哈哈……這可是你說的!有楚總指揮在這里作證,量你也不敢反悔!”孫淼眼見對方中計,頓時開心極了。

楚極眉頭緊皺,看向陳凡道:“陳神醫,沒必要吧?”

“怎么就沒必要了?狗眼看人低的東西這么多,今天我就讓他們一個個心服口服!”陳凡說道。

楚極聽到這話,知道陳凡也有點兒生氣了,只得暗自嘆了口氣。

“乳臭未干的小子,少在這里逞口舌之力,看來老夫今天要為高先生報仇了,你就等著自廢武功吧!”孫淼寒聲道。

孫淼說完,馬上讓葉冷心開車去藥店把黃芪和防風買回來。

現在是為了救楚極的母親,葉冷心不敢不聽。

等她將藥材買回來之后,孫淼檢查了沒問題便親自熬藥,不能有一點兒馬虎。

半小時后,孫淼將熬好的黃芪防風湯喂楚極母親喝了下去。

隨后他自信地看了一眼手表說道:“等著吧,半小時內,老夫人必定醒來。”

聽到他的保證,楚極很高興,希望藥真的有用,但同時他也不希望陳凡輸。

這么一個天才如果自廢武功,那未免也太可惜了。

楚極內心很是糾結,陳凡平靜的很,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馬上就要到約定的時間了。

可這時躺在床上的老人卻連一點兒醒來的跡象都沒有。

作為孫女的楚靜非常著急,她一直坐在床邊拉著奶奶的手,時不時跟奶奶說幾句話,希望對方能有所回應。

就像是電視劇里演的那樣,變成植物人的患者,每天家屬不停和他說話,忽然有一天奇跡就發生了。

但可惜,那樣的奇跡也僅僅會發生在電視里。

等到時間都已經超過了半個小時,楚極的母親依然毫無反應。

這下一直以‘老人對于藥力吸收能力差’為借口的孫淼也慌了。

陳凡依然沒有催促,就靜靜看著孫淼的表演,在他眼里對方滑稽的像個小丑!

“這不可能啊,為什么還沒醒過來呢?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孫淼臉色很難看,裝模作樣的故意不提打賭的事情。

楚極終于等不下去了,扭頭看向陳凡問道:“陳神醫,我母親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為什么身體沒問題,但就是醒不過來呢?”

“我說了這就不是病,治病救人講究對癥下藥,某些帝都來的廢物連什么情況都搞不清楚,就在這里瞎指揮,當然治不好了。”陳凡說道。

此話一出,孫淼的臉都氣綠了!

“混賬小子,你說誰是廢物?”孫淼怒道。

“當然是說你了,非要讓我點名道姓,好啊,成全你,孫老廢物,現在滿意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