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 > 科幻灵异 > 黑心大小姐帶著空間下鄉啦簡單 > 第571章 真的沒希望嗎?

第571章 真的沒希望嗎?

程朝苦笑他又何嘗不知道?

這么長時間,他一直回避著這個話題,但是他比誰都要清楚,他父親,骨子里,還是一個鐵血軍人。

他也比誰都渴望,十幾年后的他,還能配的上軍人這個身份。

現在看來,雖然被現實戲弄了十幾年,但是這骨子里的信仰,也絲毫沒有褪色。

程朝狠狠的吐出一口氣,心里也說不上是懊惱還是什么,反正不是個滋味。

老木出來的時候,已經直不起腰了,后面跟著的林東方凌衛東臉上也沒有笑容。

“咋樣了?”

“六處刀傷,都到了骨頭,其中兩刀位置比較危險,”

老木揉著后腰,邊說邊嘆氣,

“他這身體最近就不太好,又來這么一遭,天兒還這么熱,我不說,你們也能看出來,這情況,不大好。”

幾個人都默不作聲,雖然都有心理準備,一聽這話明白的說出來,這心里還是狠狠的沉了下去,程朝高大的身子更是肉眼可見的晃了晃。

“就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

人參,我有人參,給他用人參,人參,”

說著,就手忙腳亂的在滿是褶皺的便服口袋里掏著,很快,真的掏出一個手絹包著的小包,連打開都沒有,他直接就塞給了老木,

“人參,這是人參,去給他用,現在就給他用,去呀!”

看著他明顯狀態不對,老木略顯無奈的看了看旁邊清醒的幾個人,也沒反駁,反而順勢就接下去,

“他這身子,還是虧空的厲害,這雞湯里,放一片人參啊,也是有用的。”

程朝轉身就要走,

“我去打野雞!”

話音剛落,簡單一躍而起,一個手刀下去,高大的身子頓了一下,軟軟的癱了下去。

旁邊的林東方和凌衛東反應還算迅速,立馬上前兩步伸手扶住,

“不是,你這膽子也太大了?你就不怕萬一失手?

再說,你好歹提前知會我們一聲啊?

哎呦,可把我嚇了一大跳,我這心,現在還在這砰砰的蹦呢。”

程朝的氣色,一看就是舟車勞頓沒有好好休息的那種,胡茬明顯不說,那黑眼圈也重的很。

看著他毫無知覺的面容,凌衛東也嘆氣,

“現在是打暈了,最晚明天早上就得醒過來,你想好咋跟他說了嗎?”

簡單剛才也完全是沖動之舉,不過這會兒也冷靜下來了,

“先把他送我家西屋,讓他好好睡一覺吧。

明天,明天早上,東方幫我跑一趟軍營吧,這事,得讓小叔知道。”

有長輩離得近,還是長輩處理吧,她實在怕程朝再出什么狀況。

“行,明天亮天我就去,等你們都起來,到快上工那會兒,差不多就回來了。”

把程朝送回去,現場清理好,又安靜下來,幾個人面面相覷。

最后還是明父看不下去他們,又問了一嘴,

“老木,你就跟他們說實話,倒是有沒有希望啊?

你瞅瞅把他們嚇的?”

老木瘸著腿挪過去,又伸手把脈,

“說實話,你們還是,有個準備吧。

之前,他心里郁結,放不下,倒是也能堅持著。

但是,今兒這事,你們瞅瞅,這昏迷著,臉上還帶著笑呢,看明白了嗎?

這是心結啊,開了。

瞅瞅這眉頭,都舒展開了。

其實,以我之前這么多年的經驗看,現在啊,還不如之前呢。”

這方面簡單不懂,但是這話大概明白了,有牽掛,有不舍,人才有這口氣堅持著,就像傳說農村有那種老人,臨終就剩一口氣,能堅持好幾天的那種情況,據說就是有惦記的人沒看到,或者什么事不放心,這才舍不得走。

程嘉之前大概就是這種情況,對這十幾年的自己不能釋懷,這才成了一個放不下解不開的結。

但是今天這個事,起因他們還不清楚,但是經過,很顯然,程嘉保護了牛棚里的其他幾個人,或許是,這個小小的成就感,就讓他滿足了?

難道,他心里真的是一點都不惦記著程朝這個兒子?

這么想著,其實簡單是有些為程朝不平的。

這十多年,程嘉確實是被人哄騙,但是他對不起的不止是部隊,更多的事,當時還是個孩子的程朝,讓程朝年紀小小,就成了孤兒。

雖然是跟在程進身邊,日子也肯定不錯,但是屬于父親的角色和責任,無疑程嘉是缺席的,不合格的。

不管怎么樣,現在這種狀況,他們是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說,簡單也有些氣惱,說話也就有些沖,

“那我們能干啥,就這么干等著?”

旁邊的倆人對視一眼,都伸手懟她,

“別著急,好好說。”

老木嘆口氣,這么長時間,這幾個孩子總過來,偷偷的送東西,噓寒問暖的,他也早就看出來了,這肯定是有關系的。

他也沒少吃人家的就是了。

“這不是有人參嗎,要是能弄著小雞,弄點人參雞湯,也行。

這刀口,有你拿來的這些藥,明天我再去采點藥,就看他恢復的咋樣吧。

至于其他的,我能治病,不能治心病。”

說完轉身出去整理籃子里的藥品,又去墻根翻著自己的藥材,簡單幾個站在炕邊,定定的看了一會兒沒有聲息的程嘉,才離開。

有程朝在,第二天早上程進帶著兩個孩子也匆匆的趕過來,認真說來,有他們兩個在,也還真就沒有簡單和兩個孩子什么事。

幫不上忙,她也沒去跟前兒湊熱鬧,跟著村里正常上工,中午下工后,領著兩個孩子在家里做了飯吃了飯,才從后面繞著過去看看,

兩個孩子拎著飯菜,簡單手里拎著雞湯,過去的時候,牛棚里安靜的很,不過,氣氛卻是不大好,有種無形的對抗的感覺。

三個人在門口頓了一下,交換個眼神,然后若無其事的邁了進去,

“小叔,先吃飯吧,明叔和木叔他們呢?”

程進坐在唯一的一個簡易凳子上,一臉的無奈。

程朝站在離炕最遠的地方,鐵青著臉。

而本應該躺著的病人,卻是倚著一邊的墻,臉上沒有半分痛苦,甚至還帶著一絲微笑,

“單單,你這手藝不錯啊,我已經聞到雞湯的香味了。”

簡單嘴角抽動兩下,這就夸得,太假了。

程銳把東西放下,一邊往外端,一邊笑著接話,

“大爺,你這鼻子真靈。

不過這你可猜錯了,我們在,咋能啥都讓我姐自己干呢?

這可不是我姐的手藝,這雞湯,這菜,可都是小安的手藝。

大爺,小叔,大哥,你們快來嘗嘗。

小叔,大哥,嘗嘗小安的手藝有沒有進步?我們在食堂幫了這么長時間,張師傅都說小安有做菜的天賦,私下都偷著教了他不少絕招,這才有機會露一手。”

要說活躍氣氛,是程銳的長項。

程安也幫著拿碗,

“你們別聽他說的那么夸張,張師傅教我的,那都是大鍋菜的法子,跟咱們這自己家的做法也不大一樣。

嘿嘿,不過我姐這肉多,調料全,我感覺味道能更好點兒。

你們快嘗嘗,”

程進也配合的順著話題往下說,

“還說這個?你們趕的是好時候,你姐給想法子,我們這菜也種上了,豬也養上了,現在你們才能一年四季的能吃著青菜,隔三差五的還能沾點油腥。

這要是前年啊,那一年到頭都見不著幾片肉,還手藝呢?能做熟了填飽肚子,那就是好事啦。”

兩個孩子在營區里也聽說過,并不意外,不過也并不耽誤他們盲目的想夸獎,

“那是我姐,當然厲害啦!”

“就是。

對了姐,我想起來了,之前虎子他們都說,欣欣在的時候,都有自己的小菜園,那我們倆咋沒有呢?”

話題一岔開,氣氛自然也就放松了,程嘉笑瞇瞇的喝著雞湯,程朝站在程進身邊,還有些氣鼓鼓的,吃飯都像是有仇一樣。

其實程朝這么情緒化的一面,就是簡單也并不多見,在她面前,相認前還好,更隨意一些,甚至偶爾撒嬌耍賴也是有過的。

相認后,就幾乎一直是一個穩重,事事都為她考慮的周到全面的哥哥了。

看他們靜悄悄的,程銳悄悄的問道,

“姐,這是沒事了嗎?”

程朝手頓了一下,程安眼尖的搖搖頭,示意他別再說話,笑瞇瞇的過去把碗筷收回籃子里,又把一碗菜換了碗,

“小叔,這碗是給明叔木叔和小木的,這個雞湯還熱乎著,大爺待會多喝點。”

拎著籃子走到門口了,跟簡單對視一眼,又似是無意的回頭說道,

“哥,我姐那園子的西瓜熟了,我姐下午不上工,我們打算在家把西瓜收了,你要是有事就去家里找。”

出了門,程朝還能聽到程銳的聲音,

“姐,你種了幾壟西瓜,咱們一下午能收完嗎?”

“收不完明天接著收唄,哥你急啥?”

“不是我急,咱們還不知道能在這待幾天,我看村里都開始準備秋收了,我尋思著,趁著秋收之前,趁著咱們在這,把姐這園子都收拾利索得了?

不是還得種大白菜嗎?咱們走了,不都是姐自己的活了嗎?”

簡單聽的都很欣慰,

“好了,中午送飯任務完成,西瓜應該鎮涼了,回去吃西瓜。”

“好!”

姐弟三個歡呼著往回走。

屋里,程朝緩緩的吐了口氣,語氣生硬的留下一句,

“我去幫小妹干活,”

就急匆匆的出了門。

伸手要說話的程進慢了一拍,眼睜睜的看著他幾步就消失在視線里,不由得嘟囔著,

“急啥呢?我還想問問用不用我呢?”

程嘉換了個姿勢,臉上還是那抹輕笑,

“這個小丫頭,不錯,有咱們程家人的風骨。”

程進白了他一眼,撇嘴,

“風骨能當飯吃?

再說了,程家有啥?比人家強在哪兒?

人家小姑娘一個人過的好好的,倒是跟我們相認之后,麻煩不斷。

自己清清靜靜的,還得操心我們,我,程朝,還有二哥那邊,都受過她的幫忙,就你身上那藥,剛才的雞湯,那可都是人家的。

說到底,現在是咱們占了她的便宜。”

“咳,”

程嘉慢悠悠的,

“瞧瞧你,又急了。

那倆小子不都說了,去給她干活嗎?別以為我聽不出來,那不就是說給程朝聽的?”

程進站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他,說話也毫不客氣,

“知道就好。

咱們程家,現在可不是什么香餑餑,還以為是周圍人都得主動來討好你的那時候呢?

不說別的,就說自打你來這這么長時間,人家給你送的吃的穿的喝的用的,還有昨晚上救命的藥,那人參,雖說沒有盡心盡力的親自照顧你,但是這些東西,你自己也知道多難得。

就沖這一點,程朝去干活,那也是應當應分的。

他一個當哥的,給妹妹干活,抱屈嗎?”

程嘉上揚的嘴角也帶著幾分無奈,

“你看看你,又急了不是?

我也沒說啥,我知道她是個好的,這不是想多了解了解嗎?

這論起來,我也是個當大爺的,又不是敵人,你瞅瞅你這護犢子的樣兒?”

緩緩的滑到炕上,程嘉失神的望著頭頂的蜘蛛網,

“小進啊,我知道,這回啊,我也就能走到這了。

你聽我說。

我不后悔,真的,尤其是昨天,我知道他們要找的是什么,我不可能讓他們得手。

這么多年,我是跟瞎子聾子傻子一樣,跟那個蛇蝎心腸的人生活在一起,其實,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

你說說,那么多年,那么多算計都挺過來了,怎么這一關就沒過去呢?

我是無所謂,可是,卻讓小朝當了這么多年的孤兒,承受看了那么多凄苦,小進,是我這個當爹的,對不起他。

我知道他怨我。

應該的,他怨我,恨我,都是應該的,好好的孩子,好好的家庭,就因為我的疏忽,讓他過了這么多年沒爹沒媽的日子,小進,我想心里難受啊。

我知道,你是把他當成兒子養的,我看的出來,你壓根就沒有考慮自己的問題,是吧?

是我對不起他,對不起你,對不起程家。

小進,我后悔了,我就不應該找這個地方,不應該讓你們知道我還活著,那樣,我在你們心里,在小朝心里,父親,還是那個頂天立地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