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 > 科幻灵异 > 都市大妖醫葉楚姜君瑤 > 第43章 你真的讓我很失望

第43章 你真的讓我很失望

眾人紛紛側目,在看到出價之人時,不由一愣。

其不是別人,正是葉楚。

“這小子是誰,怎么沒聽說過。”

“這小子都不認識,有名的姜家贅婿。”

“不可能吧,一個贅婿會這么有錢?”

“狗屁有錢,我看他就是故意找茬。”

有人好奇,有人詫異,也有人看出了一些端倪。

王子豪也覺得葉楚就是故意找茬,心中異常憤怒。

“主持人,這小子就是個廢物贅婿,絕不可能拿出這么多錢,我看他就是在這里瞎搗亂。”他沖臺上的主持人提出質疑。

“還請主辦方先進行驗資。”

主持人丹丹看了眼葉楚,見其坐在最前排位置,心中有些質疑王子豪的話。

就在這時,耳麥中傳來龍九爺的聲音。

“不用管他,拍賣繼續。”

丹丹禮貌一笑,“這位先生,我們這里沒有先驗資的規定,還請你不要搗亂。”

王子豪險些氣炸,到底是誰搗亂?

他忍著憤怒,繼續加價,“十二億五千萬。”

“十二億七千萬。”

葉楚聲音無比平靜,仿佛說出的只是一串數字。

諸葛哲雅眼中閃過詫異,見皇甫詩月一直沒有競價,她心中隱隱有了一個猜測。

葉楚會煉藥,眼前的小真元丹,說不定便是對方煉制?

只有如此,才能說得通。

不然以皇甫詩月的性格,絕不會放過此等好東西。

“難道我猜錯了?”她心中狐疑。

王子豪咬牙切齒,“十三億。”

“十三億兩千萬。”

“十三億八千萬。”

“十四億。”

無論王子豪加價多少,葉楚每次都只加價兩千萬。

眾人哪里還看不出,他這分明就是故意為之。

“這臭小子,原來如此。”諸葛哲雅一臉恍然。

王子豪忍著憤怒道,“姓葉的,你別太過分。”

葉楚平淡的目光看去,“怎么,只能你叫價,別人就不能?”

“你……”

王子豪氣極,一雙眼睛死死盯著葉楚。

若是眼神能殺人,葉楚怕早已千瘡百孔。

“十五億,你若再加,我就不要了。”

他最后一次加價,且一次加了一億。

葉楚也看出對方可能真到了極限,笑呵呵道:“不愧是王家,財大氣粗,爭不過哎。”

他一臉唉聲嘆氣,但眼中的笑意卻掩飾不住。

王子豪臉色鐵青,絲毫沒有拍到丹藥的喜悅。

也是,白白多花了三億,換誰也喜歡不起來。

要是他知道,這些錢最后都會進入葉楚的口袋,估計會氣得吐血。

三顆小真元丹,一共拍出三十七億的天價。

不得不說,煉藥師就是賺錢。

接下來是解毒丹的拍賣。

比起小真元丹的火爆,解毒丹幾乎無人問津。

這也正常,當下這個年代,人們極其注重飲食健康,中毒極為罕見。

最終,四顆解毒丹只賣出了四億五千萬。

拍賣會結束,人群陸續離開。

諸葛哲雅將一個木盒遞給葉楚,“葉神醫,這是駐顏草,你可別讓我失望。”

“放心。”葉楚笑著結接過,“保準讓你滿意。”

云冰婉笑容溫婉道:“葉神醫,不知到時候能否也給我一顆丹藥。”

葉楚沒有直接答應,而是將目光看向諸葛哲雅。

駐顏草畢竟是對方買的。

諸葛哲雅沉吟著問道:“不知一顆駐顏草,能煉幾顆丹藥?”

“運氣好的話,應該能煉六七顆。”

諸葛哲雅眼神微亮,“那就給冰婉一顆吧。”

“好。”

葉楚點頭,對方都這樣說了,他自然沒意見。

“多謝葉神醫,以后有需要幫忙的地方,盡管開口。”

云冰婉笑著伸出蔥白玉手,葉楚連忙伸手和對方握了握。

本想要探出真氣查看一番對方體質,但云冰婉卻提前掙脫。

“葉大師,告辭。”

說完便和諸葛哲雅離開了這里。

葉楚略顯失望,云冰婉氣質不一般,特別是那一頭罕見的紫發。

他總覺得對方體質可能不普通。

“別看了,人都走遠了。”

葉楚回神,見皇甫詩月眼神幽怨。

“咳咳,詩月姐,咱們趕緊去拿東西吧。”

他趕忙岔開話題,皇甫詩月點頭,帶著葉楚去找龍九爺。

遠處人群中,王子豪眼神陰冷,“狗雜碎,你等著,今日的事沒完。”

他已經想好了,等王家再多出一位宗師,必定要報今日之仇。

姜君蘭眼中也透著怨毒。

望著幾人漸行漸遠的背影,她眼珠一轉,迅速拿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

照片中,葉楚走在兩女中間,正側頭和皇甫詩月說話。

滿面笑容的側臉一清二楚。

她點開家族群,將照片發送。

并配文:震驚,贅婿居然在外面養小三,而且還是兩個。

照片文案一出,整個家族群頓時炸鍋。

葉楚對此絲毫不知,跟著皇甫詩月找到了龍九爺。

“葉大師,這是你買的青銅鼎。”

龍九爺先是讓人將青銅鼎拿來,接著又讓人給葉楚打款。

很快便收到信息,葉楚拿出手機一看,眼中不由閃過疑惑。

竟到賬七十一億。

“九爺,是不是算錯了?”葉楚一臉狐疑。

他一共拿出了十顆丹藥,五顆解毒丹和五顆小真元丹。

皇甫詩月先前說過,龍九爺這邊先拿了三顆,后面以拍賣的最高價格算。

總共加起來差不多七十億左右,扣除三成手續費,應該只有五十億。

“沒有錯。”龍九爺笑呵呵道:“葉大師,你是詩月妹子的朋友,手續費就不收了。”

葉楚恍然,有些不好意思,“九爺,這不好吧,你總不能白忙活。”

“一點小事,無需在意。”龍九爺笑哈哈道:“就當交個朋友,葉大師以后若是有什么好東西,可一定記得龍某。”

葉楚也不再推辭,笑著點頭,“一定,一定。”

隨后,雙方又聊了幾句,互換了聯系方式,便就此分開。

出了莊園,葉楚本想去皇甫詩月家,研究一下青銅小鼎。

但卻接到韓夢娟的電話,對方讓他趕緊回去,說是有事。

葉楚聽出對方語氣不對,沒敢拖沓,對皇甫詩月說道:“詩月姐,青銅小鼎先放你這邊,我有事先走了。”

皇甫詩月問道:“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了,時間不早了,你趕緊回去吧。”

葉楚擺擺手,打了輛車直奔姜家。

半個多小時后,回到了姜家別墅。

剛一到家,便察覺到氣氛不對。

抬頭看去,只見姜海云和韓夢娟正面無表情地坐在沙發上。

看兩人表情,似乎發生了什么大事。

他上前問道:“爸媽,是不是發生什么事了?”

姜海云將手機丟了過來,冷冷道:“解釋一下,這是怎么回事?”

葉楚狐疑拿起手機,下一刻臉色微變。

手機上是一張照片,照片中他和兩名女子走在一起。

兩名女子只能看到背影,而他卻能看到側臉,且非常清晰。

正是不久前他和皇甫詩月兩女在一起的畫面。

當時只有姜君蘭在場,照片肯定是對方拍的。

“媽的,這個賤人。”

葉楚心中暗罵,知道這下不好解釋了。

“爸媽,你們別誤會,她們只是我的朋友。”

“朋友?”姜海云冷笑,“你才從監獄里出來沒幾天,就認識了兩個女性朋友,這交友能力還真不賴。”

“爸,你別多想,她們真是我朋……”葉楚想要解釋,但卻被姜海云冷冷打斷。

“夠了,都證據確鑿了,還敢狡辯。”

“才結婚幾天,就敢在外面養小三,還一次養兩個,你小子可真行。”

他越說越怒,眼神中充滿了厭惡。

若非韓夢娟還在旁邊,他估計早就動手了。

葉楚嘴角扯了扯,包養皇甫詩月,還真敢說。

“媽,你聽我解釋,事情真不是這樣的。”

葉楚看向韓夢娟,準備說出其中緣由。

見他一臉認真,韓夢娟眼神微動,剛想開口,姜海云卻搶先開口。

“廢話少說,你說沒有養小三,前些天夢娟不是給了你一百萬嗎,把錢拿出來看看。”

“若是錢還在,我們就暫且相信你。”

韓夢娟贊同點頭,“對,小楚,快拿出來看看。”

其實她也不相信葉楚是這種人,但事實擺在眼前,心中難免有些懷疑。

只要那一百萬還在,葉楚就不可能養小三,畢竟其剛剛出來,都沒有資金收入,哪有錢養小三。

葉楚眼神一亮,那一百萬他壓根沒動。

當即上樓,將那張卡拿了下來。

“媽,卡在這里,你看一下,里面的錢我一分沒動。”

韓夢娟點點頭,拿出手機綁定卡號查詢。

這張卡是用她的名字開的戶,只需綁定手機銀行便可查看。

很快便搞定,點開余額查看。

葉楚自信滿滿,“媽,是不是一分錢沒花。”

但說完便察覺不對,因為韓夢娟一張臉陰沉如水。

他撇眼過去,只見余額上一分錢都沒有。

葉楚一臉懵逼,他明明沒動。

姜海云抓住機會,大聲呵斥,“窩囊廢,你不說沒用嗎?錢呢?”

事實擺在眼前,葉楚一時百口莫辯。

“哼,沒話說了吧,這才幾天,一百萬就一分不剩,你還敢說沒在外面養小三。”

姜海云得勢不饒人,“離婚,必須離婚,似你這等品德敗壞的人渣,待在我姜家,只會有辱門楣。”

葉楚神色一動,想到了什么,目光緊緊盯著姜海云。

不用想,八成是對方搞的鬼。

其作為韓夢娟丈夫,再加上姜家的關系,只需給銀行打個電話,便能輕松將錢轉走。

這廢物難不成發現了?

被葉楚直勾勾盯著,姜海云心中有些慌,但很快便鎮定下來,怒斥道:

“怎么,做錯了事還不讓人說?少在這里擺臉色,若非看在君瑤的面子上,我現在就想抽你。”

“呵呵,到底誰做錯了心里有數。”

葉楚回以冷笑,準備把心中猜測告訴韓夢娟。

后者陡然一聲冷斥,“夠了,葉楚,你真的讓我很失望。”

……